永年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查看: 3983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【永年一民•故事】 广府传奇之“李亦畬拳事”

[复制链接]

95

主题

185

帖子

1799

积分

初中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1799
发表于 2018-4-13 09:27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d76351337f28865322245348e8e68ccc.jpg


b49e10559950c83537bb6240e88d8065.jpg

清道光二十三年,临近年关,拳师李亦畬弟兄俩晓行夜宿到四川泸州要帐。这“泸州”人称“铁打的泸州”,城墙高大雄伟,此地习武练拳之人甚多,浪高地不平。亦畬弟兄催马穿城而过,面前横卧着一个村庄,头大腰腰尾长,密林匝紧,这就是要讨债的“黑虎村”了。
门房早走出一个守门模样的人,问明原由一溜小跑进去通报。不一会儿,迎出一个文质彬彬的长者,蓝袍马褂一身儒生气息。他身后站着十几个横眉立目的大汉。兆伦小声在亦畬耳边说:“这便是黑虎村庄头“赛流星”刘云。”
亦畬抱拳道:“在下直隶广平府李亦畬,这厢有礼了!”那长者也抱拳相迎:“不知拳师驾到,有失远迎,当面谢罪!”那长者说着上前一步,双手亲热地搭上亦畬肩头,哈哈大笑,就在人不知鬼不觉中,把两个铁钉似的大拇指紧紧按在亦畬肩头的“闭气穴”上。
亦畬早有防备,面带微笑内气转换,闭死肩头穴门。同时两手由下翻起,托住长者两个肘尖,轻轻向上一端。那长者早觉不力,忙用了个“千斤坠石”,想把身子稳住。亦畬不想让他当众丢丑,叫他双足离地一寸,便轻轻放下,在场的人很难看出破绽来。

eb52a540813d8cad7ae7f6f77e290e92.jpg

长者练功三十余年,点穴铁指百战百胜,今日方知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”。自己暗暗出了一身冷汗。心想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要想取胜,只好暗斗了。他心上藏下一条锦囊妙计,李亦畬你有千般武功,万般本领,也别想把十万两银子从我掌上拿走!
长者把亦畬兄弟让进客厅,分宾主落座后,慢条斯理地说:“久闻拳师大名,如雷贯耳,恨今生难见,才敢斗胆发难,让拳师见笑了。拳师从冰天雪地的北国而来,多劳鞍马之苦…”亦畬也客气道:“隔江隔河早闻仁兄大名,今日一见,一派英雄气概,实在佩服,因岁末将至,还望仁兄高抬贵手早日赐行!”
长者摆摆手说:“亦畬兄之内功,弟已心领,但实不相瞒,这泸州地面河汊纵横,芦苇连接,绿林豪杰聚集其中,仁兄将这十万两银子,车上一装十分惹眼。”亦畬笑道:“我素读李白古诗‘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’。知难而进方是英雄本色,我正想会会这般高手,也好多交几个武林挚友!”
长者眼神一怔,忙笑着说:“拳师切莫多心,我提醒一句无非是要尽乡土之谊,想拳师绝艺在身,决非等闲之辈,不过还要多说一句,你明日过‘玉汤河’要十分小心!”亦畬明知话中有话,偏偏偏不再追问。

4afe2b38e7f7a5caa7c0632d527ddf08.jpg

次日清晨,亦畬兄弟清点封银,雇了一辆铁轮大车,扬鞭上路。不觉行了十里之遥,前面横下一条三丈多宽的小河,这便是“玉汤河”了。
李亦畲向河面一望,倒吸了一口冷气,咦!昨天来时河面有浮桥,这一夜之间桥面卸去,铁索收起,这时才知是黑虎村庄头摆下的圈套。他正在思付,就见对岸从大柳树后转出两人,喊道:“亦畬拳师,不必发呆,看我两人为您搭桥!”只见那两个大汉,从腰间解下两条长而宽的腰带,用手成搓成卷儿。两人同时将手一扬,扔过河来,正好绕到河岸上拴浮桥铁索的两个石桩子上。两人扯紧带子拴到对岸两个石桩子上后大声喊道:“请李拳师过河!”
亦畬望着河面上飘飘悠悠的两条布带,心中暗暗一喜:这真是一座再好不过的“带子桥”呀!车把式看着连连叫苦,兆伦也吓出一头汗来。
亦畬吩附车把式把两个骡子卸下来,他用手把车轮顺到布带之上,用左手托住车辕,两个铁轮子滚动起来,如展翅之大雁飞过河去。那布带不弯不颤,好似两股钢板似的。对岸两个大汉倒头便拜:“李师傅有此神技,这银子平安无恙了!”亦畬双手将大汉扶起,一人赏了十两纹银,道:“这‘带子功’你们刚刚入门,回去勤学苦练,十年定成武林高手,望今后不要助邪恶而治良民。今日初犯我不计较!只准其一,不准有二!”两人唯唯称是。

eb8423502326e2d9dfbab036d6e7d0e6.jpg

日刚着山,一行人进了泸州城门。城南大街有一座银钱庄,名曰“聚丰号”。亦畬与兆伦进了柜房把兑换银票之事一说,这银钱庄也是直隶老乡,十分爽快,告诉他们分号设在直隶顺德府羊市街。双方办妥票据,收点了封银,付过了车把式的运资,住了下来。
晚饭后,亦畬见房中无人,便轻声对兆伦说:“今夜要加倍小心!店小二两眼‘玩龙’,决非善氏!”亦畬说完,出去巡视了一周,回来关紧房门,把灯头挑大,把银票平展放在桌子当中。兆伦纳闷,明明说今夜有“贼”,又把银票摆在灯亮处,不招“贼”来才怪呢!他又不敢多问,只得由哥哥安排。
他们住着三间上房,东头是卧室,三间都由大雕花隔扇板墙隔开,隔着板墙离这方桌上银票足有一丈五尺远,如半夜有人来偷银票,难道真光着身子去追吗?况且来时寸铁没带,就说你有精妙的“太极神功”,怎好这样大意!亦畬见兆伦疑疑惑惑不肯脱衣,便大声说:“脱光衣服舒舒服服睡吧!明天还要赶路!”
兆伦是个小心眼人,翻来调去,怎么也难入睡,一会油尽灯灭,屋内乌黑乌黑,他就更睡不着了,听个风吹草动,狗咬鼠叫,就吓出一身冷汗。
谯楼打了三更三点,亦畬翻身爬在枕头上,小声说:“贼人已经上房!”兆伦听不到一点声响。亦畬又说:“贼人舔破窗纸正在窥视!”兆伦睁大眼也看不见窗棂上的小洞。亦畬又说:“贼人已用尖刀拨门呢!”这才听到门插有微微响动之声。亦畬说:“贼人已进得屋来了!靠近了方桌,不好!已把银票拿在手中!”

3f3dc2331b90cd11335fe0a386c7a9ce.jpg

亦畬从枕头下抽出扎腰“长带”,抖手甩出,长带似蛟龙出洞,把隔山门板撞开,直向外屋飞去,一个“回头望月”,长带紧紧缠在贼人脖子上。亦畬在被头上轻轻一回手,贼人被长带裹了回来!直竖竖跪在炕沿下,一下一下伸脖翻白眼呢。亦畬伸手解开带扣,那贼磕头如捣蒜一般:“好汉爷爷饶命!好汉爷爷饶命!”
亦畬从他手上接过银票,赏了他十两银子,说:“把门掩好走吧!下不为例!”
贼人一走,李亦畬呼呼入睡了。

  

d1ed5e341f451741d624933a89d222fe.jpg

摘自《广府神话传说》 李光藩整理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